颜家公子

求你们了,找我聊聊天养火花也行了。最佳树洞没怕过谁
噫噫噫呜呜呜我是不是过气了。
你们都不宠我了。
蹲全职/魔道/楚留香/阴阳师/五格坑
你们喜欢我就扩我呀!找我玩噫噫噫呜呜呜
扩我扩我QQ1259346231

【薛澄】小车车呜呜呜~

是上一篇的下文。噫噫噫呜呜呜怕被lof屏蔽。

我这里直接走链接了惹。

这种被日的舅舅只能属我(bushi)

https://m.weibo.cn/5981772365/4252925297881454

【薛澄】呜呜呜~小火车发动啦

咦惹惹,居然被屏蔽了。果然我技术一日千里。

但是凑合看看我的微博链接吧惹。

链接评论区惹

我超级喜欢顾大帅的!

【我澄】没有标题下一个

!这个,我小号。这个号差不多要废。来我小号玩吧!

临渊:

我,就是想写车啊……又翻了。就当日常吧。这个神奇的软件,我不能直接另起一行了……凑合一下吧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怎么今日回来的这么晚?”


你向声源望去,是个紫衣华服的男子,手执毛笔,头也不抬的在批改公文。


墨色的青丝也不束起,随意的披散至腰间,几缕发丝垂至前胸。以你的角度只能看见那密密的睫毛挡住了眼睛,薄唇微微抿紧。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,此时你倒是深有体会。


你快步走了过去,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,坐在他的身边,侧着头就这么看着他处理正事。


你很明显的感到因为肢体接触,身边的人僵硬了几分,却又故作镇定,青丝掩盖下的耳朵微微泛红。


你不禁轻笑,凑近他的耳朵,气吐如兰,然后看着红晕一点点加深,笑的有些恶劣。


“你……离我远一点。”


你看着那人脸上看不出什么,实际耳朵早已经通红。暗笑不已,却还是故作不知。


“为什么呢?晚吟是不喜欢我这样吗?晚吟莫不是嫌弃我了?”


说着,你的身体更加靠近。


“怎么?今日怎的如此反常?”短暂的害羞过后,你眼前的人就开始怀疑你是不是生病了。


“不哦,是今天的晚吟太令人痴迷了。”


这个人肯定生病了是吧。本着病人优先的想法,江澄的脸色特别平静,深情特别温和,眼神都透露出一丝同情。


你似是看出了那人的想法,不禁有些郁闷,但是却没有丝毫气馁,依旧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

“我就是喜欢你啊。”


果不其然,你看见他明显脸红了,不敢看向你。你伸手扶上他的脸,让他看向你。


“我说,我喜欢晚吟。我也想和晚吟天天。想和晚吟一起夜猎。想一直陪着晚吟。”


他不自觉的看向你,被你眼中满满的认真吓了一下。


“知道了知道了……答应就是了。”


你看着他别扭的转过脑袋不肯看向你,耳朵绯红。高高昂着脑袋,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你。


你轻笑,抬手揉揉了他的脑袋,果不其然得到了一个眼刀。


“太晚了,先睡吧。这些明天再改。”


你伸手夺下他的笔,强行抱住。


一夜好梦。

【双杰】山有木兮

这个,山有木兮歌词的灵感。

仔细想想还是蛮搭的。

而且挺刺激。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已是深夏时节,莲花坞的莲花开的娇艳美丽,随风舞动,浅粉色的花瓣,倒是有着些仙气。

岸上是一名男子,如墨的发丝随意束起,一双杏眸无限放空,正对着莲花发呆,薄唇抿得紧紧的,让人不知他在想些什么,一袭紫衣,紫色轻纱披在身上更是为来人增添几分颜色。

……

“江澄,你能不能快点啊,再这样墨迹也别想回去了。”声音稚嫩,似是少年人。清脆干净,如同泠泠上弦。

“哼,再废话你来划船!”一道冷哼随之而来,同样稚嫩但却有些低沉。

“别嘛别嘛,我这不是采莲子嘛。”

江澄冷哼一声,倒是不再说话。小船依旧稳稳的前进,驶向岸边。

……

“师姐师姐,这次收获颇丰哦!”魏婴见到来人便兴奋起来,还未下船就挥起手臂向来人打招呼。

来的人自然是江厌离,一袭紫衣身披轻纱,青丝随意挽起,不算艳丽的容颜但却十分温婉,不算娇媚却也温柔。

“阿姐,一起回家了。”待江澄稳稳的下了船,才同江厌离打起招呼。

“好好好,一起回家。”江厌离莞尔,笑魇如花,笑得温婉。一手拉起一个,便带着江澄和魏婴回去了。

……

“魏婴!你从我的床滚下去!”

早已入夏,魏婴却有着不好的习惯,在江澄的凉席上小睡,等凉席已经有些炎热,便再去自己的房间熟睡。

“师妹放心,我再躺会就走。”

“……滚!”再躺会?再躺会他还睡不睡了?

……

“哼!他蓝家有双壁,我江家就有双杰!将来,你做家主,我做你的下属,我永远扶持你,一辈子不背叛你不背叛江家!”

江澄怔怔的望着魏婴,一双眸子倒映着魏婴那信誓旦旦的容颜,心跳却是异常的快,耳根微微发热。

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但是,江澄永远是那个江澄,心里的异样压抑在心底,面上表情依旧。

……

“魏婴!从我被子里滚出去!”

已经入冬,雪花纷飞,江澄却没有赏雪的心思,一心只想缩进被窝取暖。

“不要嘛师妹,让我暖暖嘛。”

来人毫不客气的钻进被子,挤的江澄不得不让他一片地方。不久就是均匀的呼吸。

身体接触让江澄不禁如临大敌,也不知到底是睡好还是不睡好,但终是抵不过困意。同床共枕。
……

“魏婴,你真是个疯子!他们如何到底关你什么事!屠戮玄武当真是吃素的吗!”

“师妹不要担心啦,我这不是没事吗。” 魏婴笑眯眯的看向那个为自己担心的人,一脸疲惫之色,劳碌奔波衣服也沾染了土灰,为了自己还没有去洗漱。眼底的神色暗了暗,终是抬眸继续道:

“而且,真的麻烦你了。”

“哼!我不过是不想让云梦少了双杰罢了。”江澄看着魏婴严肃的样子,不禁恍惚,待回神却是口不对心的解释。

“那,说明师妹还是对我很看中的嘛。”说罢便想往江澄身上扑。

“你给我安分一点!你受了伤啊混蛋!”江澄见魏婴受伤也不肯安分下来,顿时炸毛了。

“好好好。听你的听你的。”

……

“不必保我,弃了吧。”

江澄同魏婴一起长大,虽说魏婴非常能惹事,但是江澄却依旧心甘情愿给他在后面收拾,但却没有弃他之意,哪怕魏婴已经是夷陵老祖,已经是正道厌恶的存在。江澄如雷击顶,恍惚不已,却也确定,他们……已经回不去了。

魏婴看向江澄的眸子,眼中都是自己的身影,不知为何,他突然想拥江澄入怀,想耳鬓厮磨,放下温家,放下这些琐事。

但是,他不行,他的性格已经深入骨髓,他不能放下这一切。

……

少年郎之间的友谊,不过是同甘共苦同枕而眠吧。

可我私心的依旧想留住你呢。

……

“宗主,回去了。”

一道声音将江澄唤醒,江澄不禁揉了揉太阳穴,这些事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来了,被埋藏的不仅仅是自己对往事的回忆,也有一句“我想留住你”吧。

魏婴,如果没有温家,我们是不是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,姑苏双壁依旧,云梦双杰仍在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良心不安使我更文,,,更完就去准备月考。。

emmmm双杰什么的,,也挺好吃的哇。

我的乔!

小乔妹妹真好看惹

指绘,,难过,,没有触屏笔

【全员。?】没想好,给你们讲故事

给你们说几个故事吧。

应该会有人喜欢的。

第一个故事是:曾经有一位大侠,大侠曾经有一个发小,大侠和发小的关系非常好,但是世事难如意,最后发小入魔屠戮千人。大侠迫不得已大义灭亲,杀了发小。最后,大侠扬名立万,受人歌颂。
很多人喜欢这个故事,大侠就在自己的故事里一遍又一遍的灭亲。很棒的故事对不对?

但是,如果这个大侠叫江澄,发小叫魏婴呢?

第二个故事:从前,有一个恶人,他非常喜欢甜食,作恶无数。后来,他和一个道士结怨,欺他骗他,害得道士魂飞魄散再难转生。再后来,恶人死了,人人叫好,大快人心,为那个杀了恶人的人歌颂。

嗯,一个恶人有恶报,大侠灭恶的故事。怎么样?是不是还不错?可如果,那个人叫薛洋呢?

第三个故事:一位大侠,他非常温润,也很善良,受人赞颂。后来,大侠杀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恶人。他受到人们的歌颂,推崇。
于是,大侠便在自己的故事里,一次又一次的杀了恶人。

可如果,这个大侠叫蓝曦臣,恶人叫金光瑶呢?

第四个故事:从前啊,有一个世家,他们的子弟仗势欺人,终于,其他世家忍受不了了。他们集结在一起,将那个世家的余孽都挫骨扬灰了。

怎么样?这个故事还好吧。一些世家造福世人,铲除恶霸。是不是听起来很不错?
可如果,这个世家叫岐山温氏,这个余孽名为温情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我想告诉你们。。。。我打算成为一个be文写手了。。。我觉得刀子非常OK

舅舅,你特别紫,我喜欢你。

emmmm之前的摸鱼,,,差点忘了。。。等我,期中考完,就完成我的五更。。。

【晓薛晓】骚话现场

这个,短小

这是想说,,,求你们别取关!别因为我缓更什么的就取关啊!爱你们,求别取关!

掉粉使我害怕/瑟瑟发抖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晓星尘:“阿洋,我觉得可爱并不是长久之计。”

薛洋/一脸懵逼:“咋了道长?难道我不够可爱吗?你要外面养狗了吗?”

晓星尘:“不是哦阿洋。可爱不是长久之计,可爱你是长久之计啊~”

薛洋:“/////”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

【晓薛晓】病名为爱(三)

你们别问我是晓薛还是薛晓,我不知道!!!

就一定要分攻受吗???当清水文看不好吗??反正我又不会去开车。。

一周没更,良心有点痛,所以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“医生~今晚能带点糖给我吗?”少年人的嗓音最为清脆,干净通透,又是故意撒娇,想让人拒绝都难。

“不能。”回答的声音倒是温润,像是玉珠滚落一般,但其回答速度的利落,却让人觉得有些冷漠。

“欸?一点点都不行嘛~”若说之前是故意撒娇,那现在则是无意的了。似是没想到那人会拒绝,声音有些惊讶,带着丝讨好,拉长的尾音像是猫尾巴在心上扫了扫,带着些酥麻。

“……败给你了。只带一点哦。”温润的声音有些无奈,却又有着满满的宠溺。看来也招架不住这样的撒娇吧。

“好的呢~”少年的声音带着心满意足,煞是满意。

两人自是晓星尘和薛洋。自从薛洋搬进了晓星尘的家里,二人同住,晓星尘这才明白薛洋有多么难缠,但是自己却又不忍心拒绝他,那种纠结之感有多难受。

晓星尘看着薛洋一脸惊讶,声音带着讨好,尾音一撩。心,就忽然愣了一拍,待自己回过神来,已经没出息的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
不禁扶额暗骂自己一声没出息,拿起外衣准备去上班。

……

货架前的青年一身白色大衣,面容姣好,最为惊艳的便是眼睛。漆黑的瞳孔并不让人觉得是深渊,而是蕴含着千万星辰。

青年伸手拿过一包糖,浏览了一下配料一栏,又放了回去。

“糖分太多了……不好。”青年喃喃。

……

“我回来了。”晓星尘开门,提了一个小小的塑料袋,装着如约买给薛洋的糖。

“怎么这么晚啊~”

“之前的卖光了,重新挑了一种。”

“嗯……好吧。原谅你了。”

“……那真是感谢你大人有大量啊。”

“没事没事,毕竟我大度嘛~”

哦?那和阿箐抢糖的是谁?:)阿箐不过是我的侄女,连小孩子的糖……好像这个也是小孩子。

小孩子什么的……最麻烦了:)。

“医生?医生?晓星尘!回神。”薛洋见晓星尘有陷入了自己的小世界里,深感无奈。不知道怎么回事,晓星尘最近老是走神。

“嗯?怎么了?”晓星尘一个激灵回过神来。

“……没什么,你继续,糖给我。”

“啊?哦,好。”

:)都不问我为什么不说话了,一定是外面养狗不爱我了。

论小星星老是走神怎么办?在线等,不是很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,立得flag,我现在好怕。

毕竟没及格要爆五更。。。

我三点半开始码。。。码到现在emmmm看来我不仅短小,还手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