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家公子

噫噫噫呜呜呜我是不是过气了。
你们都不宠我了。
蹲全职/魔道/楚留香/阴阳师/五格坑
你们喜欢我就扩我呀!找我玩噫噫噫呜呜呜
扩我扩我QQ1259346231

【薛澄】小车车呜呜呜~

是上一篇的下文。噫噫噫呜呜呜怕被lof屏蔽。

我这里直接走链接了惹。

这种被日的舅舅只能属我(bushi)

https://m.weibo.cn/5981772365/4252925297881454

【薛澄】呜呜呜~小火车发动啦

咦惹惹,居然被屏蔽了。果然我技术一日千里。

但是凑合看看我的微博链接吧惹。

链接评论区惹

我超级喜欢顾大帅的!

嘤嘤嘤,是长图。我觉得我要脸,克制了一下自己。

华山是我们武当的老婆山谢谢。

闲暇练练功,日常调戏调戏华山。

【武华】为了讨债我居然拜了华山为师(上)

嗨,没错,还是我。

今天依旧是武华呢,反正武华好吃,反正我们武当是攻。

————

大家好,如你们所见,我是一名武当,华山那个小崽子欠了我钱已经很久没还了,啊?问我欠了多久啊,记不清了,不过他现在可能要抵身还债了。

但是我是不会这样自己要的,毕竟有碍我风仙道骨,衣冠楚楚的模样。所以,我还是去拜师吧,不着痕迹的讨债应该没啥问题。

我觉得我的想法还行,还挺OK。

……

滴——

如你们所见,我是一名华山,一名欠了武当好多钱的华山,不知道这个武当脑子是不是抽了,我们俩武功他还略胜我一筹却要拜我为师。聪明如我,自然发现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这里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,然后……我就点了同意。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不会这么手欠的。

……

于是乎,武当很是顺利的拜了华山为师。虽不知华山打着什么主意,但成功迈出第一步武当还是很满意的。

择日不如撞日,武当立刻就飞去华山,打着拜见师傅的名号,前去讨债。然后,太过激动的武当,就忘记了……喝胡辣汤,被冻了个半死。

请问可以杀人灭口吗?居然被人看见了自己犯蠢的全过程,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讨债对象,那个华山!思即这里,武当的脸不禁沉了下来,咬牙切齿,磨刀霍霍向华山。

华山背后一凉,再看眼武当就发现那人杀气腾腾,似是要杀人灭口,等等!我又没有撞破什么事,为什么要用杀人灭口这个词?想到这里,华山硬生生的停住了自己将要逃跑的腿,端出一副师长的架子,不怕死般对武当道:“徒儿这是来做什么啊?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下个可能带车,我怕被屏蔽……暗搓搓准备图去。

武当x华山。

我们武当的日常就是睡睡华山,闲暇就练练功。嘤嘤嘤,差点发不出去。只能发图片了。

【武华】不还钱那就肉偿好了

我跟你们讲,我们武当真的不是什么正经门派,但是也别报警谢谢。毕竟我们都有日哭一个华山的梦。

今天我来搞事,武华!!!

武当x华山

华山刚刚心满意足出了点香阁就被迎面而来的武当撞上了。

“嗯?有闲钱却不还债?”武当似笑非笑的看着华山,双臂环抱。

华山已经被武当催了数次,永远都是能躲就躲,能避则避,从不正面回答。

“哈哈,是道长啊,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,道长是要我肉偿吗?”华山笑了两声打着马虎眼,眼神飘忽,似是准备逃跑。

“好啊。”武当的眼神暗了暗,立刻就应了下来。

“啊,那我就先告辞了,等等!道长你说……”什么。华山话还未说完,就被武当强制拉走。

“道长啊……”华山被武当拉着手臂,侧脸看向武当,却见他手握成拳挡在嘴边轻咳一声,耳朵似是染了胭脂,一片红晕。看见武当害羞,华山就没那么别扭了,勾唇一笑,不怕死的挑衅着“道长莫不是害羞了,我说肉偿,道长可是应了下来哦。”

转眼就到了雁来客栈,开了间房,武当就将华山拉了进去。

关上门就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。

华山勾唇笑了笑,也十分配合的回吻。

虽然,吻是吻着,可武当的手却没闲着,转瞬就摸上了华山的腰带,轻轻松松便解开了,抬手将华山的衣领挑开,就将手伸了进去。

……

“嘶……”华山回过神自己已是不着寸缕,抬眸就看见武当正笑意盎然的看着自己。似是讨厌武当这个表情,华山依旧不觉危险继续挑衅“怎么?莫不是道长不知道接下来如何了?”

“很快,你就会知道我知不知道了。”武当丝毫不将挑衅放在心上,只是朝着华山一笑。

……

“唔道长……道长你轻点……嗯”

“道长……我,我错了唔”

“道……道长你饶了我吧……嗯哼”

求饶声回绕着整个房间。

“乖,腿再张一点。”武当对于那些求饶声充耳不闻,轻轻吻着华山的眼角,嘴上却是说着和自己形象不符的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既然华山不还债,那就肉偿好了。

【我澄】没有标题下一个

!这个,我小号。这个号差不多要废。来我小号玩吧!

临渊:

我,就是想写车啊……又翻了。就当日常吧。这个神奇的软件,我不能直接另起一行了……凑合一下吧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怎么今日回来的这么晚?”


你向声源望去,是个紫衣华服的男子,手执毛笔,头也不抬的在批改公文。


墨色的青丝也不束起,随意的披散至腰间,几缕发丝垂至前胸。以你的角度只能看见那密密的睫毛挡住了眼睛,薄唇微微抿紧。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,此时你倒是深有体会。


你快步走了过去,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,坐在他的身边,侧着头就这么看着他处理正事。


你很明显的感到因为肢体接触,身边的人僵硬了几分,却又故作镇定,青丝掩盖下的耳朵微微泛红。


你不禁轻笑,凑近他的耳朵,气吐如兰,然后看着红晕一点点加深,笑的有些恶劣。


“你……离我远一点。”


你看着那人脸上看不出什么,实际耳朵早已经通红。暗笑不已,却还是故作不知。


“为什么呢?晚吟是不喜欢我这样吗?晚吟莫不是嫌弃我了?”


说着,你的身体更加靠近。


“怎么?今日怎的如此反常?”短暂的害羞过后,你眼前的人就开始怀疑你是不是生病了。


“不哦,是今天的晚吟太令人痴迷了。”


这个人肯定生病了是吧。本着病人优先的想法,江澄的脸色特别平静,深情特别温和,眼神都透露出一丝同情。


你似是看出了那人的想法,不禁有些郁闷,但是却没有丝毫气馁,依旧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

“我就是喜欢你啊。”


果不其然,你看见他明显脸红了,不敢看向你。你伸手扶上他的脸,让他看向你。


“我说,我喜欢晚吟。我也想和晚吟天天。想和晚吟一起夜猎。想一直陪着晚吟。”


他不自觉的看向你,被你眼中满满的认真吓了一下。


“知道了知道了……答应就是了。”


你看着他别扭的转过脑袋不肯看向你,耳朵绯红。高高昂着脑袋,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你。


你轻笑,抬手揉揉了他的脑袋,果不其然得到了一个眼刀。


“太晚了,先睡吧。这些明天再改。”


你伸手夺下他的笔,强行抱住。


一夜好梦。

【双杰】山有木兮

这个,山有木兮歌词的灵感。

仔细想想还是蛮搭的。

而且挺刺激。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已是深夏时节,莲花坞的莲花开的娇艳美丽,随风舞动,浅粉色的花瓣,倒是有着些仙气。

岸上是一名男子,如墨的发丝随意束起,一双杏眸无限放空,正对着莲花发呆,薄唇抿得紧紧的,让人不知他在想些什么,一袭紫衣,紫色轻纱披在身上更是为来人增添几分颜色。

……

“江澄,你能不能快点啊,再这样墨迹也别想回去了。”声音稚嫩,似是少年人。清脆干净,如同泠泠上弦。

“哼,再废话你来划船!”一道冷哼随之而来,同样稚嫩但却有些低沉。

“别嘛别嘛,我这不是采莲子嘛。”

江澄冷哼一声,倒是不再说话。小船依旧稳稳的前进,驶向岸边。

……

“师姐师姐,这次收获颇丰哦!”魏婴见到来人便兴奋起来,还未下船就挥起手臂向来人打招呼。

来的人自然是江厌离,一袭紫衣身披轻纱,青丝随意挽起,不算艳丽的容颜但却十分温婉,不算娇媚却也温柔。

“阿姐,一起回家了。”待江澄稳稳的下了船,才同江厌离打起招呼。

“好好好,一起回家。”江厌离莞尔,笑魇如花,笑得温婉。一手拉起一个,便带着江澄和魏婴回去了。

……

“魏婴!你从我的床滚下去!”

早已入夏,魏婴却有着不好的习惯,在江澄的凉席上小睡,等凉席已经有些炎热,便再去自己的房间熟睡。

“师妹放心,我再躺会就走。”

“……滚!”再躺会?再躺会他还睡不睡了?

……

“哼!他蓝家有双壁,我江家就有双杰!将来,你做家主,我做你的下属,我永远扶持你,一辈子不背叛你不背叛江家!”

江澄怔怔的望着魏婴,一双眸子倒映着魏婴那信誓旦旦的容颜,心跳却是异常的快,耳根微微发热。

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但是,江澄永远是那个江澄,心里的异样压抑在心底,面上表情依旧。

……

“魏婴!从我被子里滚出去!”

已经入冬,雪花纷飞,江澄却没有赏雪的心思,一心只想缩进被窝取暖。

“不要嘛师妹,让我暖暖嘛。”

来人毫不客气的钻进被子,挤的江澄不得不让他一片地方。不久就是均匀的呼吸。

身体接触让江澄不禁如临大敌,也不知到底是睡好还是不睡好,但终是抵不过困意。同床共枕。
……

“魏婴,你真是个疯子!他们如何到底关你什么事!屠戮玄武当真是吃素的吗!”

“师妹不要担心啦,我这不是没事吗。” 魏婴笑眯眯的看向那个为自己担心的人,一脸疲惫之色,劳碌奔波衣服也沾染了土灰,为了自己还没有去洗漱。眼底的神色暗了暗,终是抬眸继续道:

“而且,真的麻烦你了。”

“哼!我不过是不想让云梦少了双杰罢了。”江澄看着魏婴严肃的样子,不禁恍惚,待回神却是口不对心的解释。

“那,说明师妹还是对我很看中的嘛。”说罢便想往江澄身上扑。

“你给我安分一点!你受了伤啊混蛋!”江澄见魏婴受伤也不肯安分下来,顿时炸毛了。

“好好好。听你的听你的。”

……

“不必保我,弃了吧。”

江澄同魏婴一起长大,虽说魏婴非常能惹事,但是江澄却依旧心甘情愿给他在后面收拾,但却没有弃他之意,哪怕魏婴已经是夷陵老祖,已经是正道厌恶的存在。江澄如雷击顶,恍惚不已,却也确定,他们……已经回不去了。

魏婴看向江澄的眸子,眼中都是自己的身影,不知为何,他突然想拥江澄入怀,想耳鬓厮磨,放下温家,放下这些琐事。

但是,他不行,他的性格已经深入骨髓,他不能放下这一切。

……

少年郎之间的友谊,不过是同甘共苦同枕而眠吧。

可我私心的依旧想留住你呢。

……

“宗主,回去了。”

一道声音将江澄唤醒,江澄不禁揉了揉太阳穴,这些事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来了,被埋藏的不仅仅是自己对往事的回忆,也有一句“我想留住你”吧。

魏婴,如果没有温家,我们是不是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,姑苏双壁依旧,云梦双杰仍在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良心不安使我更文,,,更完就去准备月考。。

emmmm双杰什么的,,也挺好吃的哇。